手机版 - 繁体中文 - 标签大全 - 今天是【历史年表 - 历史上的今天故宫历史网(byyzdjyl.s618r.com)古今中外历史故事 探寻解密历史秘闻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历史 > 民国历史 > 蒋经国「上海打虎」败因:迷信权力,不尊重经济规律

蒋经国「上海打虎」败因:迷信权力,不尊重经济规律

日期:2020-03-18 来源:故宫历史网 编辑:历史君 阅读: 次

1948年,蒋经国奉命前往上海控制通涨,虽发出“只打老虎、不拍苍蝇”的豪言壮语,但最终铩羽而归,被打疼的也不是老虎,反是普通民众。

何以如此?

一、改革设计上的缺陷

为抑制通胀、控制物价,国民政府于1948年8月决定进行货币改革,用新的金圆券,来代替已丧失了信用的法币,此即所谓的“金圆券改革”。

金圆券改革大体包括了四个方面的内容:(1)强制民间交出真金白银,按政府规定的价格,以金圆券将其收归国有,逾期不兑换者被必赢亚洲顶级娱乐一律没收;(2)冻结公私员工的薪水,不许其继续按生活指数的变化调整,以控制民间的货币总量;(3)限制物价增长,尤其是城市日用品的价格;(4)对沪津穗汉四地的公私仓库进行封锁检查,以控制物资,防止商人囤积居奇。

这些看似合理的改革内容,落实到具体操作时,却存在诸多设计上的缺陷。比如,为防止有权力背景的豪门大户隐匿黄金与外币,方案的设计者王云五曾提出一项计划:

 

“金圆券发行前若干日,将沪津穗汉四市之商业银行行库及各银行出租保管箱一律暂行封锁。”

 

如此,豪门大户与普通民众存入银行的金银外币,都将被“收归国有”,一体兑换为金圆券。但该提案交上去后,讨论的结果却是被删除——事实上,不光此条提案,原设计草案中影响到豪门大户利益的地方,大多遭到了软化或删除。

图:金圆券样本6种

国民政府最终公布的金圆券改革方案规定:

(1)自8月19日起发行新币金圆券,300万法币兑换1元金圆券,限期在10月20日前兑换完毕。
(2)金银及外国币券国有,人民持有之金银外币必须于1948年9月30日以前向当地中央银行兑换金圆券,黄金1两兑换金圆券200元,白银1两兑金圆券3元,银币1元兑金圆券2元,美金1元换金圆券4元。凡持有金、银、美钞而不拿去银行兑换金圆券者,枪毙
(3)限令人民在国外存放款项必需向政府登记,违者严惩
(4)限定全国物品及劳务价格不得超过1948年8月19日标准,废除公教人员与职工按生活指数调查薪资的办法,禁止罢工、怠工和企业关闭。店铺、厂家存货超过两个月者,轻者严惩,重者枪毙

 

改革方案虽然一派杀气腾腾的模样,但如前所述,因为在制度设计上缺乏对豪门大户的强制性管控措施,这种杀气腾腾,最终主要落在了普通民众身上,一如王云五所感慨的那般:“(民间)说此次售给政府的黄金外币,大多出自老百姓和小商人,而真正的大户豪门仍然漏网。”

二、收兑金银成效显著

要想获取民众信任,使民众自愿将手中的真金白银兑换成金圆券,首要之务是政府必须保证金圆券的购买力。而要保证金圆券的购买力,首要之务又是对核心城市的经济实施有效管制,使其物品价格保持稳定、物资供给保持充足。

为此,国民政府行政院曾派出重要官员分赴重要城市。天津是张厉生,王抚洲协同;广州是宋子文,霍宝树协同;最重要的上海,则由蒋经国坐镇。

图:蒋经国

蒋经国到上海后,将抑制物价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将“资本家和大商人”确定为上海物价不稳的罪魁祸首。在8月22日的日记中,蒋经国如此写道:

“自新经济方案公布之后,一般人民对于币制的改革以及经济的管制,多抱怀疑的态度。两天来日用品的价格涨得很厉害。捣乱金融市场的并不是小商人,而是大资本家和大商人。所以要严惩,就应从‘坏头’开始。

“严惩坏头”的铁腕手段,使上海的金银收兑成效居于全国首位。因惧怕惩罚,普通市民大多“主动”前往银行排队,将手中的黄金与美钞兑换为金圆券。如《大公报》1948年8月25日报道:

“今日外滩中央银行目前,清晨六时即有人守候排队,兑换黄金银币和美钞港币的,分别排列,内以黄金和银元兑换的人最多。有许多人早晨六七时排队,到下午一二时还没有兑到。……问他们兑换的原因,说是:要出钱呀,放在那里犯法,又不会涨,就早些卖掉吧!

 

图:南京《中央日报周刊》1948年第9期的报道《人民支持新币:市民踊跃兑换金圆券》

普通民众手里的黄金与外汇终究有限,企业家与商业银行所掌握的才是大宗。欲从这些人手中拿走真金白银,就不那么容易了。蒋经国曾在自己的办公室日夜轮番接见上海的企业主,劝说他们将黄金白银与外币拿出来;作为回应,宁波帮商人刘鸿生,曾拿出800根金条与250万美元(刘的企业也随之基本瘫痪)。但如刘鸿生者终究是少数,蒋经国在上海收兑到的金银,仍主要来自普通民众。一如中经新闻社当日的报道所言:

“工商界某权威者对收兑黄金美钞事,向记者发表观感称:自‘八一九’新经济政策实行迄今,每日均有大量黄金美钞,由市民手中流入国行,该项兑换成绩极佳,足证国民对政府发行新市制金圆券之信任拥护。未闻豪门与官僚大资本家出兑其所藏之黄金美钞,显系该项人等有特殊地位,不必出兑,否则即系此种人物不信任金圆券之流通,故意欺骗老百姓。

蒋经国在上海一共收兑了多少黄金白银?据他自己讲:到1948年10月6日,上海共收兑黄金114万两、美钞3452万元、港币1100万元、银96万两,合计价值2亿美元,占全国兑换总数的64%。

三、物资供给严重不足

如前所述,收兑金银与外币并不是金圆券改革的目的,而只是改革的手段。改革真正希望达成的,是金圆券获得民众的信任,成为新的法定货币,进而促成经济的回稳。要做到这些,除了收兑金银与外币,还必须保障物资的供给、维持物价的稳定。

遗憾的是,上海收兑金银与外币的成绩全国第一,维持物价稳定也颇有成效(到该年9月底,上海物价基本没有超过政府规定的8月19日底线),但在保障物资的供给方面,却做得很不到位——收兑金银与限制物价,需要的是当局拿出铁腕手段;而保障物资供给,则无非两条路径:(1)当局掌控者巨量的物资,可用于市场投放;(2)当局遵循经济规律,促成社会生产出足够的商品。但这两条路径,在当时都未得到贯彻。

物资供给不足与限价政策被严格落实,导致很多小商贩为了不赔本,采取了阴阳两手策略。比如,《大公报》记者暗访鸡蛋市场后,从摊贩口中得知:

“按限价卖是没有赚头的,他们一早卖的是新鲜鸡蛋,照市场价卖。到九点钟检查的人来了,就把新鲜蛋收起来,拿些陈鸡蛋按限价卖,摆摆样子。”(《大公报》1948年8月28日)

物资供给不足,还导致相当数量的企业陷入原料短缺的困境。据《观察》杂志的报道,因原料来自无法实施物价管制的乡村,很多上海企业的生产已陷入停滞,9月4日“上海全市各工业同业公会”与蒋经国面对面交流,钢铁业、毛纺织业、纺线业、印刷业等行业的代表,明确对蒋经国提出因原料来源困难,企业快活不下去了。

图: 《新闻天地1948年第50期刊文《蒋经国寂寞烦恼》,称其在上海“没有获得真正有力的共鸣和支持”,并称在他的管制下,上海成了“经济的孤岛”,“减产百分之三十”。

生产业的困境,也连锁影响到了零售业。据时任上海新新百货公司董事兼总经理的李承基回忆:

“新新公司的生意,表面上似乎很稳定,货物出售了,收到的是金圆券,但有个苦恼的隐忧,货物出售后,补不进来,因为许多厂商由于没有原料,无法继续生产,以致停工待料。根据经济原则,货物总是流向价高的地方,如果无利可图,又何必辛辛苦苦地运来上海,而费时费事?……当局只知管制物价,完全忽略对游资的疏导、对物资的调节和鼓励生产,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全盘计划。

当局在收兑与限价上不遗余力,在保障物资供给上则乏善可陈,其直接结果是:

(1)非限价地区的原料不愿进入上海。

(2)非限价地区的商品不愿进入上海。

(3)上海企业利用昔日储存的原料生产出来的商品,为了不亏本,也不愿在限价的上海本地销售,而是想方设法将之运往不限价地区。

为防范物资外流,上海当时实施了“仓库封存政策”,到了特定时间会有政府中人前往检查封锁仓库。作为应对,很多企业选择不往仓库中储存货物,如在上海开五金杂货店的曹仲植说,“我们仓库内,都不敢存货,连夜将所有货物都卖往天津,因为那里不打老虎”。晚上仓库封锁后,是上海货运最热闹的时刻,企业纷纷连夜将货物运往郊外,《观察》杂志将之形容为“恍如战时逃警报”。

以上种种行为,均进一步加深了上海的物资短缺。而之所以出现这些行为,其根源又在于金圆券改革在制度设计上一味迷信权力的高压,而无视最基本的经济规律——没有人愿意做赔本的买卖。这种困境光靠“打虎”是解决不了的,吴国桢就曾明言,“即使(蒋经国)把孔令侃杀了,上海的经济管制也成功不了”。

四、乱捕乱判与乱杀

当局既不能保障充足的物资供给,又不惜违背经济规律,一味追求严厉的收兑与限价政策,其所能依赖的手段,自然只剩下暴力高压。

为维持这种暴力高压,蒋经国设立了特别刑事法庭,专门用来审判、惩处“大老虎”。米商万墨林、纸商詹沛霖、申新纱厂老板荣鸿元、中国水泥公司常务理事胡国良、美丰证券公司总经理韦伯祥等人,都曾被捕入狱;杜月笙之子杜维屏,也因囤积物资被判八个月徒刑。

但并非所有被特别刑事法庭判决有罪的“奸商”都真的有罪。时任上海市长的吴国桢,在其回忆录中提到过多起乱捕乱判乱杀的案例。比如纺织公司老板荣鸿元被捕,是因为他拿外汇从埃及购买原材料棉花,而按规定,荣不可以存留外汇,必须全部上交:

“当改革走向崩溃时,蒋经国试图以最严厉的措施力挽狂澜,到处抓人送到特刑庭,按照它的判决有6个人被处决。最大的纺织公司老板荣鸿元,他被捕不是因为隐瞒外汇,而是因他用外汇从埃及购买棉花。在这件事上,我不是向蒋经国,而是向蒋介石大胆直言了,我说他由于无法继续从中国内地弄到棉花,所以不得不用外汇从国外购买原材料,因此这不是犯罪而是一种必要。尽管如此,荣却被判了7年监禁,他一直到政府最后承认金圆券改革失败,并取消以前的规定,才被释放。

图:《自由天地》杂志1948年第4期刊文《蒋经国打“虎”记》

银行从业者李铭差点被逮捕,则是因为当局认定他有3000万美元的外汇;吴国桢认为李的银行资本总共只有500万美元,他不可能交得出3000万美元,并为了找到蒋介石打抱不平:

“我突然听说要逮捕李铭,指控他未将银行里的全部外汇交给改府,据说他隐藏了约3千万美元的外汇。我到南京去见蒋介石,问他要逮捕李铭的消息是否属实,他说是真的,因为经国拿出具体证据,他拒交3千万美元。我告诉蒋,他最好亲自过问此事,李的银行资本只有约500万美元,即使李将他每一分钱,加上存款都变成美元,总数也绝达不到3千万,蒋感到吃惊。于是李铭未被逮捕只是受到了警告。

吴国桢还提到,到了“上海打虎”的晚期,因为“局势越来越表明改革将会失败”,暴力措施也随之“越来越具有镇压性,有几个违犯者被枪决了,尽管证据不足”。

普通民众没有在“打虎”期间得到好处,民营工商业者也没有。唯一的到了好处的,或许是某些执法者。吴国桢在回忆录中提到,有些执法者身着便衣,见到一个表店中陈列着许多表,便会走进去说要全部按冻结的价格买下,当店主拒绝时,执法者便会出示自己的证件,“威胁要立即逮捕他,因为他拒绝按限定价格售货”,店主只好将商品卖出,得到一堆很快就会一文不值的金圆券。

五、这许多钞票,都是无路可走

1948年10月,不符合经济规律的金圆券改革,终于开始崩溃。当局宣布放弃部分商品的限价规定,对卷烟、洋牌酒、国产酒类、烟叶等七种货品增加税额,允许销售者将税额加入到售价当中。上海市民担心这七种商品的涨价只是一个开始,随之掀起抢购狂潮。最先遭到抢购的是白米和燃料,很快就波及到了所有的日用品。

11月初,国民政府正式宣布取消限价,并重新允许市民持有黄金、白银与外币,但与金圆券的汇兑比例,从收兑时的4金圆券兑换1美元,变更为了20金圆券兑换1美元。亦即,民众手中以金圆券持有的财富,在短短三个月内,缩水成了原来的五分之一。随之而来的,是较之金圆券改革前更加不受控制的物价飞涨。

金圆券改革失败的核心问题,是当局不能提供足够的物资供给,却发行了过多的钞票——据王云五最初的设想,收回所有法币只须发行两亿金圆券,但实际发行的金圆券差不多有十个亿,而法币尚未完全收回,仍在市场流通。“打虎”失败后,蒋经国反思改革,对此也有清晰的认知:

“烟税的增加、金圆券发行数目之大,造成了十月初的所谓抢购运动。由此而发生市场波动,一天不如一天的坏下去了,自己感觉到用下去的力量,已不十分有效了。在经济方面讲,是因为金圆券发行的数字太大,到处都是钞票,而这许多钞票,都是无路可走,所以造成了市场的混乱。

图:《中美周报》1948年的报道《抢购金银》:人民恐金圆券将来变成废纸,纷纷向国家银行购买金条现洋。

所谓“这许多钞票,都是无路可走”,意即金圆券的发行量远远超出了物资的供应量。随之而来的,自然只能是物价暴涨,穷人疯狂抢购生活必需品和日用品;有钱人则疯狂消费,谁也不愿意将手中的金圆券留到明天——《申报》在1948年10月8日报道称,“上海近期出现了一窝蜂的享乐狂”,有钱人纷纷出游,景区人满为患;饭馆里日日客满,舞厅里舞女严重不足,“就是姿色一般,平日没什么生意的,这几天收入也成倍增加,而且都是现钞交易”。

金圆券改革影响国民政府命运甚巨。去台湾后,吴国桢留下了一段沉痛总结:

“关于金圆券,所有的问题归结起来只有一点,就是它激怒了中国民众的各个方面、各个阶层,以致他们群起而攻击国民党政府。毫无疑问,知识分子知道金圆券起不了什么作用,他们认为这纯粹是愚蠢无知。而像李铭这样的银行家和商人也对政府怀着怨恨和仇视。中产阶级几乎完全破产,因为他们被迫交出唯一的一点储蓄。店铺老板以金圆券平价出售了他们的货物,结果弄得倾家荡产,至于穷人就更不必提了,你知道中国的穷人总有些装饰品,诸如金戒指之类,但他们也不得不交出这些东西,最后得到的却是一钱不值的纸币。由此,你可以看到金圆券的致命一击了。

这“金圆券的致命一击”,始于太迷信权力,终于不尊重经济规律

 

(参考资料:《蒋经国自述》;裴斐、韦慕庭访问整理,《吴国祯口述回忆:从上海市长到“台湾省主席”》;郭太风,《王云五:金圆券风潮中的一个关键人物》;董伟康、贺若渊等著,《蒋经国在大陆》;汪世溁,《蒋经国和上海经督处——金圆券的一阵恶旋风》;刘统,《中国的1948年:两种命运的决战》;等。

相关搜索:

    版权声明:故宫历史网属于公益性网站,本站文章多为原创,部份搜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站长邮箱:info@zhongwen.cn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2019 byyzdjyl.s618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7004455号 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050号

    返回顶部
    Top
    网站地图 bet365投注网站 bet365官方下载 bet365投注网
    申博龙虎 太阳城开户 申博菲律宾申博客服 申博太阳城娱乐18k
    bbin平台论坛 阿里彩票娱乐平台登入 大赢家彩票江苏快3 博彩业新闻
    bet365电子游戏 bet365手机网址 bet365体育备用网站 bet365现金网
    bet365注册 bet365官网备用网 bet365手机投注 bet365正网开户
    87XTD.COM 578sj.com 8JQS.COM 157PT.COM 178sunbet.com
    518XTD.COM 987jbs.com 55TGP.COM 305SUN.COM 588BBIN.COM
    XSB178.COM 957SUN.COM 958sj.com 131ib.com 989jbs.com
    898cw.com vi138.com 292SUN.COM 56jbs.com 818XTD.COM